我的構造


我們的身體是記憶的巢穴。

   當生命行至終點,機能停止的肉體腐敗後記憶消散,如海水退潮後沙灘上的貝類及珊瑚顯露,我們的體內存在某些記憶殘跡,屍骸中留下固著的,經微生物分解過程中去蕪存菁,遺留下如珊瑚蟲死去後留下的外骨骼—樹狀的硬珊瑚,更較蟲體在生時愈發顯得華美。

生命歷程艱險,生命形成後本能驅動我們自動謀求合適地生存。

   我們都是迷宮中冒險的探路者,每試行一次錯誤,記憶中便釘下標記以免我們重蹈錯誤,標記中的體感、氣味、聲響、語音、情緒、事件、知識、見聞等等,藉由不斷的判斷與一再的選擇形成的路徑,心智的地圖,制約了我們的行為舉止,塑造出我們的理性與感性,經由過往時光的種種抽象與具象事物沉積堆砌越高而成,使得我們的身體裡終會因此建立起一座因我們所認知過後的,相似於外界世界的世界複製品。

   雖然我們本體終將消滅,我們的生命褪去後靈魂去了哪裡,至今仍不得而知,也不知形態如何,但能推測的是,一如我們自己在生時,自己體內所建構的複製世界中,包含了無數我們一生所遇見的人們所留在我們體內的殘跡,就算我們只有曾被他人輕淡描述過,我們亦開始有機會存在於無數的人們的無數的複製世界中,直到我們連同他們的記憶殘骸混合在另一株珊瑚樹中發著奇異的光彩,繼續撩撥他人的視線。

我們的存在,經由記憶在自己與他人體內流竄時複製繁衍。
記憶被留下得將比我們自體的生命更久一點。

   在動漫、繪畫界已從事三十年,曾為雷光夏《黑暗之光》專輯中的歌曲〈造字的人〉製作動畫MV,入圍金曲獎最佳音樂錄影帶導演,並入圍日本、韓國、義大利等國際動畫影展。
並為電影《囧男孩》製作動畫片段。

經歷:宏廣卡通、藝動網構圖師、美術設計
現職:漫畫/動畫。